赤泠RININ-在大师素描里挣扎的废人

最近很弧,几乎不刷LOF
【除指定对象或特别标注请勿转载】
-会推荐腐向内容,慎fo或不看推荐-
称呼阿泠就好,是泠líng不是冷,常常被叫错
偶尔写文自己开心的画画的
弧像泡说的那样长
喜欢那个そらる
刀乱都吃只产乙女,拒绝刀×男审CP向
与鹤一家五口
莺/伊达组/源氏‖对鸟太刀蜜汁执着
家教残党乙腐都产/黑篮/LL
跳入战刻坑/政宗推/丰臣秀吉

半掌手套好文明

感谢关注,数七天就能评论了(๑ŏ v ŏ๑)
头像自产,背景by幸漫(id=60480522)

[刀剑乱舞]鹤绯的【温暖三十题】

▼鹤婶的不完全三十题,只有十五题噗 #我手中的糖早已饥渴难耐了(x)#

▼鹤丸国永×绯,有两人前往现世背景也有本丸背景。

▼文笔逻辑喂狗,不接砖,不说也知道ooc

▼题目来源于网络

 

----鹤绯《被吓到的话就告诉我吧》第一章  欢迎搜索文章标题TAG---- 

 

【本丸→现世部分】

 

1.一杯可乐,两支吸管

 

       “明明是两个人,为什么要送一杯饮料呢。哈哈哈,现世果然充满了惊吓呢。”餐厅的某个隔间里,白发付丧神绕着兴趣打量着刚才服务生送来作为赠品的超大杯可乐,上面插着两只吸管,并且中间还被缠绕在了一起,“既然搭上了情侣杯的名字,那就是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喝吧?”说着,本坐在白发少女对面的他起身改为坐到她身边,将一边的吸管递到了她唇边,他笑眯眯地看着她什么话都不说。

 

       夏日的恋爱气息咕噜噜冒着气泡,因为这杯碳酸饮料把额头抵在一块的两人不禁抬起白色的睫羽,这个距离近到足以看清彼此清澈双眸中的世界。

 

 

21.在原地等待

 

       明明两个人中对现世最不熟悉的是他,却什么事都要抢着做。

 

       那白色的身影接在了长队的后面,他转过头来冲她无声地露出大大的笑容,她含笑回应,看着他再度转过身去。

 

       但是他很聪明,每一件事都完美地完成了。

 

 

11.猜猜我是谁?

 

       绯一个人无聊地捋了捋长发,她的双手背在身后,垂眸去盯自己收拢的脚尖。

 

       突然间,自己的双目被人从后遮掩住了,但她并没有露出慌乱的神色,而是在对方用另一种声音让她猜猜自己是谁之后,伸手抚上那人的手背。

 

       “鹤。”

 

       拿下双手,他转而环住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揽进怀里,靠着她的脑袋轻轻道:“啊啊,又被猜对了,但是果然——如果绯说出了别人的名字我会很难过的。”

 

 

12.路灯上亲吻的影子

 

       “想看影子接吻吗?”散步途中,鹤丸突然这么问她。

 

       “嗯?”她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笑着伸手扳过她的脑袋吻上她的唇瓣,轻挑眉梢,使了个眼神让她看看被夜灯照亮的道路。

 

       “被吓到了吗?”

 

 

7.“我忘了拿浴巾”

 

       “绯——我忘了拿浴巾了——”

 

       绯坐在旅馆的床铺上整理着今天买来的东西时听到鹤丸从浴室里传来的声音。

 

       “里面没有吗?”话是这么说着,她还是起身去衣橱中取了一块备用浴巾。

 

       浴室门没有锁,鹤丸直接拉开了门,脑袋和大半个上身映入她的眼帘。热腾腾的水雾争先恐后地从里面冒出,而他本就白得过分的肤色在一阵淋浴过后透着薄红,还有挂不住的水珠贴着他皮肤的曲线一路缓缓下滑。

 

       绯突然间看得不太好意思,又是犹豫又想假装镇定地将头别过去,她把浴巾摸了个大约地朝他的方向一塞,大概是举高了,对方传来短促的闷哼。

 

 

20.只有一间单人房

 

       “谁让这里剩下最后一间单人房呢。虽然没有本丸的床宽敞,现在在这种地方也只能挤一挤了。”

 

       “不如说这样睡觉感觉更亲密哦?”

 

       “说的也是,绯小小软软的,抱着睡觉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呢。不如——不如回去也换成单人床吧?”

 

       “……不行。等等你双腿怎么从刚才起就夹着我不放。”

 

       “不让你跑啊~现在抱着你的我有些兴奋起来了。”

 

       “……感受到了。”

 

       “我可以——”

 

       “可以。”

 

       “这么快就同意了!?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我可是连话都还没说完哦?”

 

#你俩好好睡觉啊!——来自你们老母亲的一声问候#

 

 

8.早安吻

 

       第二天早晨,鹤丸才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就被伸手抚上脸颊的恋人印下一吻,他伸手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重新将身边不着衣物的人儿箍在怀中,脑袋里还残有些困意,他闭着双眼,脸埋进她散在胸前的长发,在那里发出不重的亲吻声,带着困意的声音喃喃道了一声早安。

 

 

23.YES,IDO

 

       很巧,赶上了附近举办的情侣体验西式婚礼的活动。

 

       站在牧师面前,两人身着白色婚服,郑重地向对方许下誓言。

 

       即使知道这并不是正式的婚礼。

 

 

13.十指相扣

 

       两个人的左手无名指上还戴着刚才的纪念戒指,那两只手紧紧相扣着。

 

       “改日让大家一起布置好本丸,我们好好地举办一次真正的婚礼吧。”

 

       ——但是这次的白无垢,绝不会像千年前那样为你准备好后却化为世间尘埃。

 

 

【本丸部分】

 

 

2.睡着的猫和他

 

       悬挂着的风铃在夏风的吹拂下碰撞出叮当轻响,这个时候大部分刀剑都在午休。绯回房时才看到白色的付丧神躺在榻榻米上睡着了,一手还放松地搭在自己的腹部,仔细看的话还有在他身边缩成了一团的黑猫。

 

       难得鹤丸不闹腾,KURO酱也不和他吵架,这样睡在一起的安静的时间确实难得呢。

 

       绯抬袖轻掩去唇角的笑意,轻声在恋人身边躺下,侧身面向他,小小的幸福荡漾开来。

 

 

18.我回来了

 

       绯对远征归来的每一个人都认真地说了句辛苦了,并目送前面的人陆陆续续地进了本丸的大门。

 

       “回来咯,旅途的事要听吗?”

 

       终于看到了队伍最后面的鹤丸,白袖在身侧轻盈拂过,被黑色半露指手套包裹的手在捋过她脸颊边贴着的几根银白发丝后顺势贴上她温热的脸颊。在她跟前站住脚,他的身子微微俯下,安静的少女被笼在自己的阴影之下,澄金色的眸子依旧明亮澄澈——

 

       “还是想听我说点别的?”

 

 

4,撩起刘海落于额头的亲吻

 

       “等等、嘶……别、别,好疼。”

 

       “下次给别人惊吓的时候稍微注意一下才是,自己受伤了可不好。”

 

       他承认他刚才是有些疏忽了,额头上会被撞出个包来真是意料之外:“……要绯亲亲才会好哦?”他就是试探性地说说这样的话。

 

       本跪坐在他面前准备为他红肿的前额上药的少女先是故意做出一副犹豫思考的表情,在他见状想收回前言的时候,她跪起身来,轻撩起他额前的白色碎发落下绒羽般的亲吻。

 

       “痛痛飞走了哟。”

 

 

15.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没有每一场战斗都能毫发无伤的刀剑男士,鹤丸也不是那个例外,他能做到的只有避免掉尽自己最大努力能够避免的伤害。

 

       “对不起啊,下次不会伤得这么严重了……”

 

       “不是,不是你的错,你什么也没有做错。”她手里正为他的本体进行修复,背对着他一个劲地摇头,明明眼泪控制不住地拼命往下掉,却强忍着哽咽说出尽可能冷静的话,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现在的这副样子,“有御守保护着你,你是不会被折断在那里的……即使是多么强大的对手,你都会回到我这里……”

 

       布着长期握刀的薄茧的手从后伸来覆上了她的双眼:“你的衣服可都湿了。”

 

 

26.翻阅过去的相册

 

       自从光忠会摆弄相机、以及手机推广到本丸的每一个角落后拍下了不少照片,他们也感叹着这种留下记忆的方法真是不错,于是本丸的相册开始一本本一点一点制作起来,回头来大家一起围着翻翻相册的气氛也是非常的温馨。

 

       不过绯和鹤丸有一个小秘密——他们有一本只属于彼此的相册。每一张照片下都标注好了日期,还有两人随性写下的一点话语。

 

       这样,即使在她老了,开始慢慢忘却了过去的事情,翻阅起这本陈旧的相册也能零星想起点属于他们的、一路走来的轨迹吧。

 

 

30.百年后用时间见证

 

       时间无法磨灭的,是他们沉淀在彼此心底的那一句无形的我爱你。

 

 

—Fin.—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