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泠RININ-在大师素描里挣扎的废人

最近很弧,几乎不刷LOF
【除指定对象或特别标注请勿转载】
-会推荐腐向内容,慎fo或不看推荐-
称呼阿泠就好,是泠líng不是冷,常常被叫错
偶尔写文自己开心的画画的
弧像泡说的那样长
喜欢那个そらる
刀乱都吃只产乙女,拒绝刀×男审CP向
与鹤一家五口
莺/伊达组/源氏‖对鸟太刀蜜汁执着
家教残党乙腐都产/黑篮/LL
跳入战刻坑/政宗推/丰臣秀吉

半掌手套好文明

感谢关注,数七天就能评论了(๑ŏ v ŏ๑)
头像自产,背景by幸漫(id=60480522)

[刀剑乱舞/鹤婶]儿童节的雷声

Title:儿童节的雷声

 

▼鹤婶,自家老鹤×本体婶赤泠注意

▼亏南方这六月的鬼天气突然脑洞。应该是有病的小甜饼,也不知道要表达什么。

▼文笔逻辑喂狗,不接砖

 

▼没问题的话往下看就好啦↓

 

 

>>> 

 

       不知道老鹤从哪知道的儿童节,或许是三日月那里。

 

       他没打一声招呼就跑来现世的时候,赤泠正坐在公寓的房间里对着电脑做事。照例在做事的时候塞起了耳机听歌,她的坐姿从来都不安定,这次是一脚屈起踩着屁股下的椅子边缘,另一脚则半盘着放在椅面上,嘴里叼着一根撒着淡紫色粉末的pretz,房间里剩下她飞快敲着电脑键盘的声音以及一点一点啃着饼干的“咔擦咔擦”声。

 

       他当然是不会以正常的方式让她知道他来到了现世,虽然他这次没有从她房间的阳台那里翻进去,而是从客厅的窗户翻进去。

 

       “有破绽!”

 

       眼前倏地晃过的东西在她的视网膜内留下了残影,清脆的饼干断裂声过后,她脑门上的十字直跳,叼着嘴里的半截东西转头去看他,不吭声。

 

       “被吓到了吧?”他倒是笑嘻嘻地飞快将一小节饼干啃掉,卖乖道。

 

       看到那张脸之后她放下了本举起了鼠标的右手,歪头无奈叹了口气:“下次来现世的时候提前告诉我一声,求你了老鹤。”

 

       “人生还是需要一些惊吓,如果尽是些能够预料到的事——心会先一步死去的……”他就站在她右手边,嘴上是说着话,其实眼睛正瞥向桌面上开着封口的饼干袋子,原本搭在桌面上的手正在一点点向它靠近着,探进了开口,“啧,吃完了!”他委屈地转睛看向赤泠,好像把这些东西吃完了是她的错一样。

 

       老人家没吃过这种新奇的东西。

 

       赤泠见他盯着袋子里的残渣,赶紧阻止他:“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亏待你,你等等,我去拿新的给你。”她放下并抖了抖发麻的双腿,在地上寻找拖鞋,“你先随便坐一会哦。”

 

       “好。”他笑着答应道。

 

       这时候天已经挺晚的了,原本预报的天气也在这个时候慢慢下起了雨,现在还是零星、雨滴却不细的雨,落在窗户上发出啪嗒声。

 

       也不知道老鹤这次过来要做什么,她在打开柜子拿东西的时候随口问了一下,下一秒却被拉入那人温热的怀中,穿着薄薄的一件T恤的后背清楚地感受到了对方的温度。她侧头去才想问他突然间的怎么了,对方的白脑袋凑了过来搁在她肩上顺势吻了一下她的嘴角,还不忘轻舔去嘴角残留的一点刚才吃饼干沾到的酸甜粉末。

 

       “来陪你过节哦。”

 

       她倒是哭笑不得,前阵子给本丸放了几天假,她自己回了现世,直到今天都还没回去过,差点忘了今天是儿童节,但是这个节日她初中就不过了,虽然去年在本丸也是这样,原本是耸耸肩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说自己已经不是孩子了,可下一秒看着亲友们秀着自己得到的礼物,这一切就变成了她一副仿佛忘记了上一秒自己说过什么似的拽着本丸的男人们索要糖果,厚脸皮地眨着眼睛装小孩子。

 

       虽然二十岁的年纪在现世确实已经不是个孩子了,但是某种程度上比起他们的年龄,确实是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自己还是个孩子哦?

 

       “我的儿童节礼物呢?”而且这个点了也没法出去玩,她不禁扬起笑容,动手拆起了零食包装,不过倒也不期待得到什么,会在这种节日索要礼物也纯属玩闹,找个机会对他们撒撒娇,就算给她一颗小小的金平糖她大概也是满意了。

 

       “其实我带着大家一起做的甜品过来了,其中还有一些这里比较少见的糖果,只是被我偷偷藏在客厅阳台那里了哟。”他还没有想要松手的意思,说完话后张嘴等着投食。

 

       “哦是吗,竟然还带了礼物,这真是惊吓一场……”她抽出一条饼干缓缓伸向他的嘴,欣慰地说着。

 

       屋外一下子传来的巨响如同山崩,她一瞬间意识到了什么,饼干看也没看直接戳他嘴里,挣脱开他的怀抱三两步跑向关着门的客厅阳台,嘴里吐槽着:“这可他妈的惊吓……”

 

       老鹤还来不及说点什么,转身去看她去干什么的同时感受到了她打开阳台门的瞬间猛刮进来的风夹雨,刮了一脸冰凉。

 

       “这风简直了!刚才看到的天气预报可没说雷声会打这么大啊!”她的声音都被吹散在风中了,赤泠怀中宝贝地抱着老鹤带来的东西从阳台进来,她合上了落地窗。

 

       “唔啊——”雷声再度响起的那一瞬间她不自觉地跟着喊了出来,“噫我明早还要早起啊这要怎么睡得着嘛!天空你行行好闭嘴啊!啊——”

 

       老鹤嗤声笑了出来。这个人平时一副仿佛自己已经长成了一个大人的样子,其实在某些时候还真是个孩子。

 

       她本来洗完澡坐在电脑前打算写点东西就去睡了,谁知道后来发生了这些意想不到事。放好了大家的心意,她想想还是决定明天再吃吧,折去了卫生间洗漱,出来的时候老鹤已经自觉地在她床上躺好了。

 

       “你倒是……什么都很熟悉了啊?”她站在床边大叉起腰来无奈望着他。

 

       “我可是在这等你很久了哟?”他轻眨白色的睫羽开始使坏地拍了拍身边的空位,故意做出一副邀请的姿势。

 

       “凑不要脸哦——”

 

       几天未见的两人扭在一块耍了一阵,最后还是乖乖关灯躺好了。

 

       这时窗外的雷声又起,如果说刚才像是山崩的话,这次连着的几声雷声更像是世界的山一起炸裂倒塌的声音,仿佛感受到了地面在颤抖,公寓楼下的摩托车也禁不住惊吓拼命叫了起来,发出急促的车铃声,甚至听得到一下子下大的雨在这个空间内碰撞出的声响,这些声音全部在黑暗中交织着。

 

       “哇——啊——”

 

       “你难道害怕雷声?”在本丸很少碰到现世这种天气,他见她只要一打雷就一个劲地跟着叫,便好奇地问她。

 

       她什么都没解释,整个人钻进了他怀里,隔着布料依然传来她不大的喊声。

 

       然而这声音越听越像是——棒读。原来她根本就不怕打雷吗!都已经准备好怀抱要帅气地酝酿情绪准备台词来安慰女孩子了。

 

       “我只是叫着好玩啊其实,没有小鸟依人的感觉吗。”

 

       “……并没有哦,拼命棒读的大型儿童。”

 

       “……你。大型儿童表示想把你踢下床。”

 

       “我现在这样抱着你,你只会一起掉下去。”

 

       “老鹤,讲这种东西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摸奇怪的地方!你是不是已经策划好要出来作妖了?啊!??”

 

       窗外的雷声好像开始变小了哦?

 

 

       —Fin.—


▼到头来真的没赶上六一的最后一秒,嘛~

评论(1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