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泠RININ-在大师素描里挣扎的废人

最近很弧,几乎不刷LOF
【除指定对象或特别标注请勿转载】
-会推荐腐向内容,慎fo或不看推荐-
称呼阿泠就好,是泠líng不是冷,常常被叫错
偶尔写文自己开心的画画的
弧像泡说的那样长
喜欢那个そらる
刀乱都吃只产乙女,拒绝刀×男审CP向
与鹤一家五口
莺/伊达组/源氏‖对鸟太刀蜜汁执着
家教残党乙腐都产/黑篮/LL
跳入战刻坑/政宗推/丰臣秀吉

半掌手套好文明

感谢关注,数七天就能评论了(๑ŏ v ŏ๑)
头像自产,背景by幸漫(id=60480522)

[家教/里包恩BG]天暗下来你就是光

Title:天暗下来你就是光
Written by:赤泠
CP:里包恩×伊佐安奈
Words:


= 第一卷  命运之卷 =


——里包恩,这就是你不相信的命运。


Chapter 0 黑色深渊


        「诶,如果不逃出去,你的未来就是和死亡划等号。」


        黑暗的房间里充斥着阴冷的气息,水顺着潮湿的墙壁慢慢下滑,一滴、两滴,浸湿了地板。墙上带着粘稠的触感,好几处皆是斑斑血迹,有些并没有完全干透,更是令人作呕的视觉冲击。这个没有一点儿光亮的地方,仿佛用恐惧填满了她内心,像梦魇一般压得她喘不过气。

        赤裸在空气中的脚一步步慢慢地往前踩,脚裸上拴着一条早已生了锈的黑色铁链,连接部分像是被人强行破坏,长长地拖在地上,与地面发出细小难听的摩擦声。偶尔她会感觉脚底一阵凉意,可是她分不清这到底是一滩水还是其他孩子的鲜血。现在倒不是来得及伤心的时候,她只知道,逃出去了,就算不知道最后会不会被抓回来,但起码还有一线希望。可是——一旦没有成功,最后还是会在痛苦和煎熬中走向死亡。

        她咬着下唇,用手背抹了抹顺着脸颊滑下的冷汗。她就这样摸着黑走着,不知道还有多远才会找到出口,不知道会不会迷失了道路。

        心脏正在胸腔里不安地跳动着,沉重而不甘。

        关押试验品的监狱里没有明亮得足以照亮脚下的路的光芒,她在黑暗中迷茫地摸索了好一阵子。渐渐,周围单调的颜色变得有些淡了,微弱的光在黑暗中更是明显,空气中的粉尘被浅金色的光蒙上了朦胧的边,零零落落飞舞着。她抬起头,墙上有一扇损坏的窗,外面世界的阳光像是硬要冲破这里的黑暗。瞳孔微微扩张,眸光一下子光亮了些。窗户看起来并不大,但要通过它逃到外面,去似乎也不困难,只是——被打碎的玻璃,大片小片,或仍残留在于窗户的相接处,或还带着尖锐的棱角。支离破碎的暗色透明玻璃在外界阳光的照耀下,刺眼得发亮。

        好不容易找到一处可以逃生的地方,但命运似乎一点面子都不给她呢。下唇被洁白的齿贝咬得几乎快没了血色,她蹙着眉头,眼眸紧紧盯着这扇窗。

        可是她别无选择。

        

        “代号01972出逃了。”

        

        翻出了窗户,温暖的阳光包裹着久久处在黑暗监狱的她,久违的温和感变得慢慢清晰起来。她的脚下踩着实验室外的那片大块的草坪,脚底的皮肤直接与绿草接触,刺刺的触感很不舒服。她身上的许多地方都被玻璃片划出了痕迹,脸颊上、手臂上,还有脚上。身下传来痛感,她看了眼正从小腿肚上伤口中冒出的鲜血,平视前方不再去看它。

        记忆中的自己只剩下拼命地跑,只有拼命地跑。但是双腿越是感到沉重,像是灌了铅一样。

        此刻的她真的好想停下来。

不知经过的时间是长是短,只是像是在一瞬间,映入眼帘的场景变成了城市,虽熟悉但却又显得异常陌生的建筑物、街道、居民,一切一切她在七八岁那年都没有再见到过的,此刻就这样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她的眼前。

        伊佐,伊佐安奈,你可以再逃得快一点啊。

        小道上的光线被两旁高大的楼房遮去,留下一片阴影。伊佐安奈冷不丁撞着了一个人,突然间的撞击让她本来就有些无力的腿一软,整个人失去重心跌坐在地上,脑袋好像撞到了对方硬朗的胸口,传来一阵晕眩。她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似乎很高的样子,带着绅士帽,身上穿的是普遍的黑西装。缓过神来,她艰难地挣扎起来,连道歉的时间都没有,绕过那个男人,她加快了步伐。

        男人拉了拉帽檐,女孩的身影跌跌撞撞地逃出男人的视野,在拐弯处不见了身影,可地上却遗留下一条长长的痕迹,断断续续,还有一点一点的不规则圆印,他可以很快判断出这是血迹。紧接着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和男人刻意压低的说话声。男子很快敏锐地察觉到了动静,纵身一跃,在某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是往这个方向逃走的吧?”

        “奇怪,代号01972人呢?”

        “她受伤了,沿着血迹追下去。快!绝对不能放过她!”

        几个男人在一下子失掉了目标后又迅速果断地做出了判断,纷纷沿着地上的痕迹追了过去。

        男人低声冷笑。原来是艾斯托拉涅欧的人。


        那一次她出逃失败了。

        实验室成了她人生的恐惧点。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