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NIN

最近很弧。

【除指定对象或特别标注请勿转载】
-会推荐腐向内容,慎fo或不看推荐-

「一切的理性都是为了保护感性而存在的。」


称呼阿泠就好,是泠líng不是冷,常常被叫错
偶尔写文自己开心的画画的
刀乱都吃只产乙女,拒绝刀×男审CP向
与鹤一家⑥口
莺/鲶呆毛/源氏‖对鸟太刀蜜汁执着
家教残党,黑篮再陷五百年,乙腐都产
LL厨希和绘里
喜欢那个そらる

「伊达组万了个岁」

感谢关注,数七天就能评论了

那座小镇

趁这次难得被抽中点文,趁机吹一波小啾😭
一开始要求童话pa是觉得可爱,当然另一个原因是我觉得小啾最后写出来肯定超美
结果!!结果就是给我带来了一个可爱甜蜜的故事
超喜欢你的我怎么舍得打你,我要把你抱起来转圈飞上天(不是)

啾然_还债中:

注意事项:
最不像童话的童话paro,
鹤婶向,
写给@赤泠RININ 的点文,
出场人物有她家的绯和鹤丸。
这篇ooc和bug满天飞,
我自动自发地去面壁了。


  绯发现自己家花园里多了一位小客人的时候,鹤丸还在那台老留声机过不去,而天空正把阳光揉碎了洒在云上。
  尖尖的耳朵,薄如蝉翼的翅膀,身形纤巧得甚至还没有她喝下午茶时用的茶杯大。远远看去,就像一团不会融化的雪落在花瓣上。
  这让绯觉得只要一阵风,就能把她给吹走了。
  小小的客人坐在被精心照料的玫瑰花上,一副非常苦恼的样子。
  绯拎着花洒,有些无措地站在原地。
  她的花园招待过很多客人,老者们爱这里的宁静平和,孩子们爱这里的花团锦簇,但被精灵拜访还是第一次。
  是不是去打个招呼比较好?但这样会不会吓到她?
  绯试探着往前走了一步,裙摆拂过玫瑰花叶发出沙沙的声响,那位小客人几乎是第一时间躲到了玫瑰花后面。
  她不知道对方是真的藏起来了,还是躲在玫瑰花的后面正观察着她。于是她放下手里的花洒,说:“我没有恶意,如果吓到你了的话,对不起。”
  玫瑰花轻轻地颤了颤,花叶底下露出一双好奇又警惕的眼睛,纤细轻柔的嗓音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你能看见我?”
  “我能看见。”
  绯也觉得很神奇。
  在此之前,她一直以为精灵是像水晶鞋或魔镜那样,只存在于孩子们的童话书里的。
  精灵从花瓣旁探出脑袋,仿佛在确认绯说的话是否可信。她扇动翅膀,小心而谨慎地靠近。当她发现绯的目光随着她飞行轨迹而不断改变时,终于露出笑容。
  但很快,小小的精灵又低落起来:“这里好像只有你能看见我……”
  绯伸出手掌,精灵并没有落到她掌心上,只是同样用小小的手掌碰了碰她的指尖,初绽的花瓣般轻柔。
  很难用语言去形容那种感觉。
  她看着眼前的精灵,就像看着所有儿时的童话,精灵扇动翅膀的声音里似乎藏着另一个金色国度。
  水晶棺里长眠着白雪公主,南瓜马车里坐着灰姑娘,彼得潘拥抱天空张开双臂,杰克弹奏竖琴俯身亲吻芬芳土地,高塔上有位姑娘金发长长,海洋深处有人鱼轻声歌唱。红舞鞋跳跃不停,匹诺曹流浪旅行,睡美人因吻苏醒,爱丽丝跌入梦境。
  在那里,每个梦都闪闪发光。
  “你看上去需要帮助,有什么是我能帮你的吗?”她轻轻地问精灵。
  小小的精灵歪着头想了想,然后郑重地点头。

  “能看见吗?”
  “不能。”
  “真的看不见?”
  “真的,绯你不会拎着个空篮子在逗我吧?上面的装饰花倒挺好看的……对了,你之前说要在天气好转的时候把阁楼里堆积的杂物搬到院子去晒,我觉得今天天气就很不错。”
  鹤丸刚想站起来,不料被一个松果砸中了脑袋。
  他有些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却没有看见任何人:“绯?”
  “……不是我。”
  绯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不动声色地把目光投向窗外。
  唯一透露出真相的是她嘴角悄悄上扬的弧度。
  气鼓鼓的精灵从篮子边缘掰下了装饰用的松果,飞到鹤丸头上狠狠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现在还踩在那头蓬松柔软的白发上。
  她想,这些事情暂时还是不要告诉毫不知情的恋人比较好。

  观察精灵是件很有意思的事。
  小小的精灵会在清晨的露珠旁将自己打理得漂漂亮亮,当绯走进厨房,哼着歌准备早餐时,她会飞到窗棂上指挥鸟雀和声而唱。
  绯不知道精灵能不能吃人类吃的食物,就为这个小家伙准备了一些牛奶和蜂蜜。
  但小家伙趴在下午茶茶杯的杯沿上,眼巴巴地看着她端着曲奇走来走去。
  那个表情让绯有种莫名的罪恶感。
  只喂她吃一小块曲奇,应该不会有问题吧?绯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将饼干放到了精灵的面前。
  然后,在小家伙抱着曲奇大快朵颐的同时,绯也悄悄在精灵的食谱上多添了一行小字:喜欢甜点。
  “我该怎么称呼你呢?”等到小家伙吃得差不多了,绯才开口问。
  小小的精灵吃掉最后一口曲奇,捧着脸露出非常满足的神情。
  听见绯的提问,她眨了眨眼,笑嘻嘻地回答:“昔日玫瑰以其名流芳,今人所持唯玫瑰之名。”
  绯想了想,继续问:“是不能告诉我的意思吗?”
  “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精灵坐到了茶杯杯沿上,仿佛这样就能离她更一些,“绯很温柔,如果知道了名字,我离开时你会难过的。”
  “你会回你原来的世界吗?”
  “原来的世界?”
  “就是回到童话里。”
  “原来你是这么认为的啊……”小家伙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突然双手合十,兴致勃勃地说,“我知道了绯的名字,那么作为交换,我来实现绯的一个愿望吧。”
  绯摇摇头:“我没有想要实现的愿望。”
  对生活有所不满时才会想要改变,她既没有非实现不可的梦想,也没有必须要达成的愿望。
  像现在这样,有一个喜欢的人,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她就觉得非常幸福。
  但某个小家伙明显不乐意听到这样的答案。
  “这可是非常难得的机会,快,再想一想——呀!”
  沾着晨露的玫瑰突然出现在眼前,与此同时,绯被人从身后抱进了怀里。她无比熟悉的声音带着点小得意地开口,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嘿!吓到你了吧?”
  绯低头看了看被鹤丸吓得跌进了茶杯里的小家伙,终于忍不住微笑起来。

  精灵来向绯告别时,她正坐在花园里画画。夕阳的余晖洒落大地,将小镇的天空晕出绮丽的玫瑰色。
  绯握着画笔,试图将眼前的一切定格。
  鹤丸在她身后哼着不成曲的小调,将她的长发编出各种各样的花样。一个发型通常维持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被他解开,动作小心而轻柔,生怕弄疼了她。
  小小的精灵落到她笔尖下的玫瑰花上,宛如初见时的情景。
  “我要走了,”小家伙平静地望着她,轻声说道,“你真的没有愿望吗?”
  绯忽然想起以前读过的童话故事,就像遵守着某条不成文的规定,那些被人们帮助过的精灵总要给予人们的馈赠才会离去。
  她不想让她为难。
  于是,绯在纸上写道:“我没有愿望,但我希望你能幸福。”
  精灵看看她,又看看那行小字,几次反复之后终于妥协:“所以我才说绯太温柔了,哪有人会许这样的愿望。”
  “谢谢你的祝福,那么再见啦。”
  说完这句话后,精灵消失在了绯的眼前,纸面上只残留着一朵铅色玫瑰。
  如果没有那行小字,或许绯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她午后打盹时历经的奇妙梦境。
  鹤丸察觉到绯的异常,好奇地凑近了脑袋:“怎么突然不画了?还写了一行字……是你给这朵玫瑰的寓意?”
  “是给她的祝福。”
  给她那位小小的朋友的祝福。

  “哎呀,你终于出来了,再不出来我就要进去抢人了。”
  双脚踏上地板的瞬间,又再次离地。
  纯白恶魔抱着少女转了几个圈后,将她抱到书梯上,亲吻如雨点般落在她的长发上。
  “幻书每次只能有一个读者,这还是你告诉我的规矩啊,”少女伸手环住他的脖颈,笑着解释,“这个故事很有趣,我扮演了一个迷路的精灵,所以多玩了几天。”
  他轻哼了声,勉强接受了她的解释:“小小姐,我以为你早就过了读童话故事的年龄。”
  “可童话本身永不过时。”
  一如那座小镇永远存在。


END

【Free Talk】
翻出了压箱底的安徒生,却被毫不留情地踢出了门外。紧接着发现了另一本被我压箱底的丹特丽安的书架……我渴望搞事的心蠢蠢欲动。
绯与鹤丸是故事中的人物,遥酱和鹤(恶魔役)是故事外的读者,幻书被我魔改成了“能让读者以书中某个角色的身份亲自体验故事情节的书”。
最后,给泠泠土下座道歉,我ooc,我有罪,我忏悔_(:з」∠)_

评论(4)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