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泠RININ-在大师素描里挣扎的废人

最近很弧,几乎不刷LOF
【除指定对象或特别标注请勿转载】
-会推荐腐向内容,慎fo或不看推荐-
称呼阿泠就好,是泠líng不是冷,常常被叫错
偶尔写文自己开心的画画的
弧像泡说的那样长
喜欢那个そらる
刀乱都吃只产乙女,拒绝刀×男审CP向
与鹤一家五口
莺/伊达组/源氏‖对鸟太刀蜜汁执着
家教残党乙腐都产/黑篮/LL
跳入战刻坑/政宗推/丰臣秀吉

半掌手套好文明

感谢关注,数七天就能评论了(๑ŏ v ŏ๑)
头像自产,背景by幸漫(id=60480522)

「是情书,还是写给你的。」

我大概该睡了。










给我丸老鹤:




        初次见面是在刀乱推出正火的时候,真正相遇却是在今年二月,时间很短才半年。

        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每天都在喊着鹤丸了,吓了我一跳,非常鹤丸国永式的「突然之间让你非我不可」。

        一直以来喜欢过的人都是白净瘦高的类型,当然这点是听完近侍曲在想你的事情时突然发现的,因为被吸引的绝不止有外表。

         前奏一出来时脑海里是广阔大地上独自静立着的白鹤,随即乐声慢慢走向激昂,一切拉开帷幕,白鹤似乎是展翅高飞要带着我要去看什么景色那般。

        刚听到这里眼眶已经有些湿润了,有些按耐不住激动,这首曲子已经等太久了。

         随即好像看到平安年代的你,高贵优雅,受着追捧。乐声时而静谧时而欢快,光明与黑暗,纯净与污浊交织在你的梦境里,阐述着颠沛流离的一生。

        这辈子已经走了太长的一段路,充满着未知的明日,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在何方何处醒来。明明是渴望自由洒脱的鹤,却大多时间被束之高阁,安静供人观赏的日子未免也太无趣了,想发挥自己身为刃的用处,想在战场上沾染证明自己更重要的存在价值的殷红热血。染上了红色,那就更像鹤了吧,就是这样一句话。

        还没听完,我的泪水就已经到眼角了,当时红着眼,手还有些颤抖着,连打字都打不出什么完整的话来表达我此时内心所想。

        我从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性格,毕竟对我来说给我感觉对了那就是了。而你已经是我最喜欢的那个样子了。该做什么的时候就做什么,该玩放开大胆玩,该认真什么都无法阻挠。在仙境与尘世之间游刃有余,与他人不同的、时间沉淀下来之后从中挣脱而出的成熟的稚气。不管梦里是怎么一个样子,追求惊吓,将过去好的坏的通通甩在你潇洒扬起的纯白羽织之后,金链随你发出叮当脆响,如何的曾经都没能影响你欢愉的笑颜与干净的欢声。

        那双转烁着流光的金眸始终往前看,谁知道前方还有什么出乎意料的惊吓等着你呢,下一刻与你对视的时候,是否也能被其中的清澈纯净所感染呢。

        明是轻松笑着说着故事,一遍曲终除了落下热泪也不知自己刚才都想了些什么、为什么哭,第二遍音乐前奏再起,才仿佛听到其中的笑声,你依然在那里。

       人的一生很短,几折喜几折悲便过去了,但我认为已经足以享受。没有什么高端的鉴赏与言辞,希望我这里是让你自由停留长久的地方,与这刃相遇是一件极为幸福之事,感谢时间没有让我错过你。

        这三分三十余秒足矣。




170816凌晨

评论(16)

热度(25)